經典小說網 > 陌然一顧心已醉 > 600 你也永遠都是我的陸總 (全文完)

600 你也永遠都是我的陸總 (全文完)

一秒記住【經典小說網 www.37dol.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埋頭在她身上的男人才重新抬起頭,眼底里面全是笑意,看了她兩秒,然后低頭捧著她的臉一點點地吻了下去。

    林惜勾著他的脖子,仰著頭一點點地回應著。

    兩個新手爸媽,因為第一次胎動,激動得就好像是撿了幾個億一樣。

    第一次胎動之后,第二次胎動,第三次胎動就會有了。

    林惜和陸言深兩個人現在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候著肚子里面的兩個小寶寶,看他們什么時候調皮踢媽媽的肚子。

    五個多月的時候,林惜晚上腳抽筋。

    林惜一直懷孕都好好的,剛開始的時候,突然之間大半夜醒了過來,陸言深看著她的樣子,臉色都有些白了。

    后來陸言深安排了營養師,陸言深也親自去學了一手推拿,林惜只是抽筋了兩個星期,情況就沒有了。

    六個月的時候林惜的食欲變化很大,吃得越來越,但是嘴也有些挑。

    她的肚子這時候終于明顯起來了,穿有些稍微貼身的衣服就能看到微微鼓起來的半圓。

    陸總每天晚上睡覺都是把手貼在她的肚皮上,隨著手下的的肚子越來越大,他也算是從另外一個角度體會懷孕了。

    五月份的時候林惜已經懷孕七個月了,宋敏來了一趟,她是上來送請帖的。

    宋敏和沈寒的婚禮定在了五月二十號這一天,意頭好的很,一看就知道是宋敏能干出來的事情。

    林惜懷孕之后,人胖了不少,但她卻不是那種水腫的胖。

    她本來就瘦,別人懷孕是身材走樣,她懷孕是身材更加的圓潤好看。

    她七個月的肚子不算很大,穿了一件上身緊下身松的裙子。

    林惜剛推開婚房的門進去,剛化完妝宋敏看著她,視線毫不掩飾:“陸太太,你懷孕是來拉仇恨的吧?”

    林惜抬手拍了她一下:“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嗎?”

    她想起第一次見到宋敏的時候,這廝居然是在勾引陸言深,第二次見面的時候,居然是明目張膽地當著陸言深的面勾引她!

    林惜這么一想,也怪不得陸言深每一次看著宋敏的眼神不太好。

    哪有人這樣的,她一進來,視線哪里沒看,就先往她的胸看過去了。

    這樣的人,男的就算了,偏偏還是個女的。

    林惜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好了。

    林惜是來湊熱鬧的,很快接親的沈寒就來了。

    沈寒的那些戰友,一個個都戰斗力爆表,宋敏伴娘團出的那些沒一個難得住他們的。

    不過結婚本來就圖個喜慶,更何況沈警官也會做。

    林惜掂了掂手上的紅包,滿意地笑了。

    剛尾隨著出去,林惜就被一直等著她的男人給牽住了。

    林惜側頭看向他,將自己手上的紅包對著他揚了揚:“陸總,沈警官關鍵時刻,還是挺大方的。”

    陸言深哼了一聲:“他有的是錢。”

    想當初,他第一筆資金,也是沈寒投資的。

    林惜趁著沒人看到,把紅包拆了,一拿出來就是999,果然是個有錢的沈警官!

    婚禮盛大的很,林惜到現場看到沈寒的爸媽,才知道沈寒的家庭背景這么復雜。

    不過她也不是八卦的人,更何況現在是宋敏和沈寒結婚的時候,她當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問些這么晦氣的事情。

    林惜對宋敏和沈寒的事情其實不是很了解,但是婚禮上的大屏幕正放著他們的以前的照片,一張張的,下面全都有備注。

    照片看起來很散,可是竄起來,卻剛剛好把她們之間的故事全部都說完。

    林惜看完之后有些感慨,從陸言深的口中斷斷續續聽到一些小細節,更是感動。

    這兩個人,能夠走在一起,也是不容易。

    臺上的宋敏正在拋捧花,拋之前,她看了一眼林惜,對著她眨了一下眼睛,紅唇微微動了動,宋敏對她說了兩個字:謝謝。

    從婚禮出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幸好五月份的a市并不冷。

    但林惜懷孕了,體感溫度不一樣,還是披了陸總一直帶著的薄外套。

    “林惜。”

    剛走出酒店門口,林惜就別人叫住了。

    這聲音有些熟悉,但是一時之間,林惜也想不起誰。

    直到身后的人走上前,林惜才看清楚,是林璐。

    大概是要當媽媽了,林惜現在看到林璐,倒是沒什么感覺了:“你回來a市了?”

    她搖了搖頭,這么多年,第一次對她露出了一個真心實意的笑容:“我要結婚了,特意來告訴你的。”

    林惜淡淡地應了一句:“恭喜。”

    “謝謝。”

    她說著,低頭翻了一下包包:“這是我媽媽留下來的,是我去年回去打掃老房子發現的。”

    林惜看著眼前的信封,她下意識地偏頭看了一眼陸言深。

    男人臉色不明,幫她把信封接了過來,查看沒有問題之后,他才把信封交給她。

    林惜把信封拆了開來,林璐笑了一下:“我走了,以后大概,也不會再來這里了。”

    她說著,轉身繞過他們跟前的車子就走了。

    林惜剛看了一行字,林璐突然停了下來,她沒有回頭,“這么多年,林惜,我一直欠你一句對不起,對不起。”

    她沒有說沒關系,她也沒有等她說沒關系。

    她們都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過去的,當然,也不是一句咩關系,就能夠原諒了。

    信是林璐的媽媽寫的,大意就是林璐根本就不是林景的孩子。

    林景那天喝醉了,喝醉的男人,就算再能耐,也不能能做那事情。

    可是她想嫁入豪門,也喜歡林景,就喂了林景致幻藥,還自己找了個男人懷孩子。

    林景臨死之前都在自責這件事情,可是他死了,都不知道,他從來就沒有對不起過他的妻子。

    而林璐一直不甘心自己同樣是林景的女兒,卻始終不如林惜,爹不疼娘不愛。可是如今真相大白,她本來就不是林景的女兒,她和林惜之間,本來就差很多。

    林惜把信收了起來,打算以后回去燒給林景。

    六月份一過,七月份就來了。

    林惜的預產期在七月十八號,可是在七月十六號的時候突然就發動了。

    幸好陸言深那幾天一直都警覺,十六號那天凌晨,林惜一痛,他就把人送到醫院去了。

    醫生沒讓他進去,可是陸言深是誰,他根本就不管,硬闖著就進去了,也沒有人攔得住,關鍵也沒有人敢攔。

    林惜看到他,忍著疼讓他出去。

    他跟沒聽到一樣,捉著他的手:“別怕,林惜,我陪著你的。”

    他這么一句話,她就不想趕他出去了。

    女人生孩子都是在鬼門關里面走一趟,更何況她今年都已經三十五了,還是頭一胎。

    這一天對陸言深而言,大概是這一輩子最不愿意回想起來的。

    他知道生孩子很痛,卻不知道會痛成那個樣子。

    他看著林惜躺在那兒滿臉蒼白地努力地叫著的時候,他真想說不生了,可是不行。

    他手起刀落能殺人,卻不能把要生的孩子塞回去說不生了。

    第一個出來的是哥哥,護士抱著孩子讓他看一眼,陸言深一眼都沒看。

    床上的林惜已經精疲力盡了,他看著她微微瞇著眼的樣子,手在發顫,“林惜。”

    仿佛聽到他的聲音,林惜突然之間又咬著牙,聽著那助產醫生的指揮,一下下地用著力。

    二十多分鐘后,妹妹才出來。

    林惜只偏頭看了他一眼,整個人就暈過去了。

    陸言深只覺得握著的手一松,心也跟著松了一下。

    直到聽到護士說林惜太累了,他才找回活著感覺。

    “陸總,恭喜,是龍鳳胎,這是哥哥,這個是妹妹。”

    陸言深看了一眼那襁褓里面的兩個小奶娃,皺皺的,就只有他兩個手掌左右的大小,根本就看不出來哪里不一樣。

    “陸總,你要抱一下嗎?”

    他搖了搖頭,“先送去保溫室吧,我等我太太醒過來。”

    他說著,跟著林惜的床出去。

    這時候,天已經快亮了,林惜疼了整整五個多小時。

    林惜也睡了整整十個小時,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

    她一睜開眼,就看到正紅著眼看著她的男人。

    林惜剛想笑,他就已經低頭把她的嘴吻住了。

    男人也沒有多余的動作,只是將唇堵在她的唇瓣上,她能感覺到他的雙唇的顫抖。

    “林惜,你不要笑,我要心疼死了。”

    她抬手摸了摸他的頭,“都是當爸爸的人了,陸總怎么還能這么幼稚呢。”

    他這時候才松開她,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可是你永遠都是我的陸太太。”

    林惜眨了眨眼,捉住他的手:“你也永遠都是我的陸總。”

    “我愛你。”

    “我知道的。”

    (停在這里吧,再寫就要糊了。身心疲憊,沈寒和宋敏的番外2月1號在我的公眾號“陌失陌忘”連載,其他的番外也在公眾號更新,小仙女們別再問我什么沈寒的番外在哪里了,劃重點:2月1號開始更新!我以后都不會在陸總的正文發表任何東西了,所以這是最后一次了,謝謝你們,愛你們,比心心。)
亚美am8 - 亚美am8首页优惠永远多一点亚美am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