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小說網 >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是誰敲響反夏第一鑼【第一更,求月票,求訂閱】

第一百七十四章 是誰敲響反夏第一鑼【第一更,求月票,求訂閱】

一秒記住【經典小說網 www.37dol.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聲鑼響。

    打碎了安平縣的平靜,喧嘩之聲,像是暴躁的巨浪,瞬間沖入九霄,將天地都給炸的四分五裂。

    安平縣中。

    百姓們聽的劉縣令的話,見到劉縣令親手摘下自己的烏紗帽,喊出蒼天已死的口號,頓時激動了起來。

    一個個情緒被調動,眼睛通紅不已。

    羅鴻在安平縣是什么名聲?

    那是如雷貫耳的正義表率,邪修克星,保安平縣一方太平的大好人。

    儒雅隨和,嫉惡如仇,曾出城滅過匪,曾入險境誅邪祟,是行走在光明道路上的先驅,是萬丈高昂的正道之光。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大好人,居然在江陵府遭受到了無邊欺辱。

    被太子安排的江湖修士羞辱圍殺,更是被大軍圍殺。

    不少百姓更是聽說了羅鴻的家族的事跡。

    鎮北王府滿門忠烈,七子有五子戰死沙場,如今尚有一人,便是羅鴻公子的父親,依舊披著旌甲,坐鎮著大夏塞北,為身后百姓守著國門。

    這樣滿門忠烈,卻是遭受到了極度不公平的待遇。

    之前安平縣外所發生的事情也就算了。

    如今,江陵府傳回的消息,更百姓們群情激憤,無比的憤怒。

    太子居然動用江陵府的府軍,一萬士卒來圍殺羅鴻,更是聯手邪修,欲要置羅鴻于死地。

    用軍隊來為圍殺功臣之后。

    這是何等不仁?!

    羅鴻公子做錯了什么?

    他為百姓除邪祟,守一方平安……做錯了嗎?!

    因而,這也是在劉縣令喊出口號的瞬間,百姓們遙相呼應的原因。

    咚咚咚!

    鑼響之聲,連綿不絕。

    一位位安平縣中的百姓,瞪紅了眼,為他們正義的落紅公子而感覺到命運的不公。

    正如劉縣令所說,命運既然如此不公……

    那便……

    掀翻這個命運!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有許多性情激動的百姓,更是扯開嗓子,仿佛要喊破天。

    長街之上。

    洛封,梓薇,方正等三人,一臉驚悚的看著這一幕。

    看著那帶頭的劉縣令,取下烏紗帽,高呼著口號的劉縣令,一臉活見鬼。

    這劉縣令在搞什么幺蛾子?!

    洛封嘴角一陣猛抽,這是帶頭造反?!

    甚至帶頭讓羅鴻造反?

    洛封越是細想,越是倒吸冷氣,劉縣令怕是擔心羅鴻一旦造反,最先做掉的便是他這個縣令,所以他先下手為強,直接擁護羅鴻反大夏……

    那樣,羅鴻就不會殺劉縣令,甚至,劉縣令還能獲得羅鴻的青睞,甚至,在史書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未來史書中將會記載……

    羅家反夏,安平起義敲響反夏第一鑼者,為原安平縣知縣。

    艸!

    心機婊!

    洛封無語。

    他的身邊,梓薇和方正也是一臉懵逼,劉縣令的一聲口號呼喊,像是瞬間傳染了全城似的。

    幾乎所有的百姓都在高喊,甚至,酒樓,茶樓中的不少說書人都已經開始斟酌詞匯。

    梓薇和方正看向了洛封:“大人……咱們……咋辦?”

    他們是大理寺的使者,算是大夏王朝的官員,他們此刻,敢說些什么,敢做什么嗎?

    “就當沒看到吧……”

    “羅家反夏,勢在必行,這一切……只是提前些罷了。”

    洛封嘆了口氣。

    他們三人,實力低微,在如今這洪流中能做什么?

    能茍全性命便已然是不錯了。

    “我覺得這一次太子真的太過了,甚至整個大夏都太過了。”

    “落紅公子那么好的一個人,儒雅隨和,正義表率,聽說被太子派遣的一萬府軍圍殺時,有邪修襲殺,還是怒殺邪修,這么好的人,太子為什么要殺他?就因為他是鎮北王之孫,羅將軍之子?可鎮北王和羅將軍那都是為大夏征戰不休的大將,大夏這樣做,真的讓人寒心。”

    梓薇道。

    “劉縣令喊的口號,我都想跟著一起喊了。”

    心中極有原則的方正也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洛封也是無言,因為……就連他,好像也有點想要跟著一起喊的沖動。

    ……

    安平縣城樓。

    趙星河一身黑甲,氣息森嚴,他戴著頭盔,頭盔下的眼眸散發著精芒,盯著那安平縣熙攘的長街,聽的耳畔縈繞的口號聲,面無表情。

    他的身邊,有守衛前來,詢問是否要處理縣城中出現的治安問題。

    而趙星河卻是難得的擺手,讓劉縣令繼續鬧去。

    劉縣令都能看透的事情,趙星河豈能看不透。

    鎮北王求見夏皇早拒絕的消息他已得知,這讓趙星河心中無比的憤怒。

    都這樣了,夏皇還在維護太子!

    羅家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嗎?!

    “要搞便搞一波大的吧。”

    “這個頭,或許由公子來開,是最好的選擇。”

    趙星河道。

    爾后,在趙星河的安排下,城樓上的黑騎們,竟是紛紛對城中的情況,視若無睹。

    ……

    這一陣又一陣如潮水般的聲音,可是把羅府中的婢女仆人給嚇壞了。

    正在整理收獲的袁瞎子也是歪著腦袋,傾聽了一陣,爾后,一臉古怪。

    啥?

    這算啥?

    皇帝不急太監急啊?

    公子啥都沒做,這劉縣令……咋就喊出了“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口號了?

    就不怕大夏第一個殺你啊?

    不過,袁瞎子卻是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他不知道太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也不知道夏家到底在算計什么。

    這一段時間,他跟在羅鴻身邊,見識了太多的事情。

    就算是他,都為羅鴻感到不公。

    “公子一向仁義,或許,這一次也是忍無可忍了吧。”

    袁瞎子嘆了口氣。

    這一次的江陵府之行,其實算是一次導火索,亦是讓不少人的心態發生轉變。

    江陵府,洛神湖上,那么多修士出手殺羅鴻,更是有吳家劍客陰險狡詐的欲要襲殺,這一切都是太子安排的。

    要置羅鴻于死地。

    太子殺了羅家羅紅塵,拿羅紅塵的佩劍來當誘餌,誘引羅鴻。

    這事情的確是不地道。

    大家都勸羅鴻忍,可是羅鴻忍不了,他孤身一人,沒帶一兵一卒前往江陵府,已經是表達了誠意。

    可是,太子依舊是不管不顧,翻臉痛下殺手。

    實在是讓人很心寒。

    袁瞎子沉寂了下去,這事情最終的情況如何,還是要看羅鴻會做出怎么樣的抉擇。

    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人家都要讓你死了。

    反抗也屬正常。

    所以,不管羅鴻做出怎么樣的選擇,袁瞎子都會支持羅鴻。

    ……

    羅鴻沒有再繼續修行了。

    他的心亂了。

    那一聲鑼,簡直要敲碎他的心。

    劉縣令那一句高升呼喊的:“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可把羅鴻給嚇壞了。

    “???”

    搞什么玩意呢?!

    你劉縣令好歹是大夏王朝的命官,怎么比他羅鴻還著急?

    羅鴻還打算明天再搞一波大的呢,結果,你劉縣令直接就一副愿為新君開天地的模樣。

    羅鴻能說什么?

    換了一身白凈的變色衣衫,羅鴻走到了羅府門前。

    和上一次羅府門前,羅鴻被千夫所指,被萬人唾罵時候一樣,羅府的婢女和仆人,嚇的都縮在了門后,連腦袋都不敢冒。

    羅府的婢女和仆人也是很心累,做羅府的下人,心理承受能力必須足夠強,不然,遲早被嚇死。

    羅鴻出現,讓不少下人松了口氣,紛紛目光欣喜的朝羅鴻問好。

    而羅鴻則是板著臉,微微頷首,表示回應。

    羅鴻此刻心亂如麻。

    他羅鴻本想當那敲響反夏第一鑼之人,在史書上留下千古罵名,成為亂臣賊子的罵名,收獲打量的罪惡,結果……這個偉大的機會,被人搶先了!

    被低調無比的劉縣令給搶先了!

    羅鴻之前怎么就沒有發現這劉縣令這么的能耐呢?!

    黑著臉的羅鴻,打開了羅府的門。

    鋪面而來的,便是一陣喧囂。

    “太子無道,欺人太甚!”

    “羅鴻公子那么好的人,安平縣的正義表率,除惡匪,誅邪煞,滿門忠良之后,為何要遭受迫害?”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各種各樣的喧囂鋪面。

    讓羅鴻的一顆心,愈發的沉入了谷底。

    好像沒人在罵他。

    大家……

    好像都在夸他。

    羅鴻被夸的心臟有些受不了。

    而羅府們前的劉縣令,見得打開羅府大門,換掉了血衣,重新穿著潔凈白衣的羅鴻,頓時一陣驚艷。

    那璀璨的白芒熠熠生輝,無數的正陽之氣,釋放著讓人心悅誠服的霸氣,眉心的結晶,更是代表了至高無數的尊貴。

    劉縣令面容頓時激動了起來,跪伏而下。

    “在下愿跟隨羅公子。”

    其身后的百姓們,看著羅鴻,看著一席白衣,正陽之氣光芒萬丈,仿佛圣人臨塵,仙人臨世一般的羅鴻,皆是流露出震撼和尊敬。

    這樣正直,剛正,儒雅的人,怎么能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

    因而,諸多百姓亦是跟隨著劉縣令,一呼之間,全部都跪下了。

    一個個口號呼喊的極其有力。

    羅鴻目光深邃,望著長街之上,黑壓壓的一大片百姓。

    長長嘆了一口氣。

    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句。

    其實還是有機會的,畢竟,反夏……那是波及全天下的事,盡管在安平縣中的聲望罪惡是拿不到了,但是惡名必然會遠播,其他地方或多或少應該都能收獲些罪惡。

    羅鴻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難不成還不反?

    做個安分守己的小壞蛋?

    這不是羅鴻的風格,他如今已經是官方認證的大壞蛋了,一些小打小鬧怎么夠看?

    就該做一些轟轟烈烈的事情。

    所以……

    反夏是必然。

    羅鴻笑了起來,看著劉縣令,咬牙切齒:“好,很好。”

    爾后,羅鴻抬起手,劍指輕輕下壓。

    噌!

    劍華席卷,劍芒萬丈,似是遙指天穹。

    “萬民予我指天劍,敢叫天地換新顏!”

    羅鴻白衣翩然,猶如謫仙臨世。

    聲音浩浩蕩蕩,像是一陣洪流席卷過整個安平縣。

    使得整個安平縣外,似是有氣數凝聚成一頭盤踞著的龐大白蟒,仰著頭,咆哮天地。

    劉縣令激動的渾身都在哆嗦。

    下一刻,高呼。

    “為羅皇賀!”

    周圍的百姓聞言,愣了愣神。

    啥?

    羅皇?

    猶豫了一會兒后,有狂熱氣息在百姓之間,彌漫開來,整個安平縣在一瞬間,宛若徹底陷入了沸騰之中。

    “為羅皇賀!”

    “羅皇萬歲!”

    狂呼之聲,一片蓋過一片,剎那間如山河席卷,大地反覆。

    羅皇?

    羅鴻聽的劉縣令的一聲高呼,也是面色一紅。

    這就稱皇了?!

    劉縣令,你?的可真是個人才!

    這么能吹,當個縣令可真的是委屈了!

    劉縣令此刻可是真的在激動,他發現自己……很有可能真的要名垂千史了!

    而另一邊。

    留在安平縣中的,諸多勢力的探子聽的那震天高呼,都是徹底的懵了。

    他們以為羅家還會醞釀一段時間的。

    “羅家……反了?!”

    “羅家真的反了!”

    “鎮北王,羅人屠都沒有聲音……小小的安平縣居然率先敲響了反夏號角?羅鴻能代表羅家嗎?”

    “羅鴻乃鎮北王之孫,羅人屠之子,夫子弟子,身份尊貴,怎么就代表不了羅家了?!快傳出消息。”

    “萬民予我指天劍,敢叫天地換新顏,羅鴻劍指天穹,自立稱皇!羅家……反了!”

    諸多勢力的探子深深吸氣。

    下一刻,各種各樣的沉甸甸的消息,在信鴿極力撲棱之間,傳出了安平縣。

    趙星河佇立城樓,背負著手,腰間挎著黑色的墨刀。

    平靜的看著那一頭頭劃破天穹的白鴿。

    他知道這些信鴿中承載的都是什么消息。

    他沒有留下這些信鴿。

    “萬民予我指天劍,敢叫天地換新顏……好好好。”

    趙星河一笑,仿佛在這一刻,羅家所受的委屈,黑騎所承受的枷鎖,都在這一刻,煙消云散!

    他抓著墨刀的手,愈發的攥緊。

    公子……大義!

    ……

    稷下學宮。

    春風小樓。

    茶案上擺著一塊塊鮮紅的西瓜。

    李修遠合上了一本漸漸形成文字的書籍,感慨萬千。

    書籍中所形成的內容,便正是羅鴻前往洛神湖后,所遭遇到的一系列事情,都在李修遠手中的簿籍中,以文字的方式呈現。

    李修遠長嘆一口氣,拎起一塊西瓜,吃了起來,心中則是在感慨,這一趟洛神湖之行,小師弟還能活著歸來,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坐在李修遠對面的夫子,仿佛什么都知道,自顧自的吃著瓜。

    忽然。

    夫子坐直了身軀。

    隱隱似乎有鑼響之聲,自山下傳來。

    李修遠還未明白怎么回事。

    夫子一口瓜便忍不住噴了出來。

    噴了李修遠滿身皆是。

    李修遠一臉淡定,習慣了就好。

    夫子則是有些哭笑不得。

    ps:第一更到,有點事,更新來晚了,抱歉,求下月票和推薦票哇~
亚美am8 - 亚美am8首页优惠永远多一点亚美am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