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小說網 > 貞觀俗人 > 第558章 截殺

第558章 截殺

作者:木子藍色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經典小說網 www.37dol.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反攻決戰的時間快要來臨,秦瑯反而睡不著。雖然表面上他沉著冷靜,在諸軍面前是大將之風,可實際上依然還是緊張的難以入眠。

    以缺馬少甲的八千人馬,要去反攻一萬多黨項羌人,不存在說誰強誰弱,現在兩邊都是傷痕累累,精疲力盡,大家都在撐著,誰能站著笑到站后,誰也說不準,尤其是羌人附近還有八千人馬,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出現。

    梁建方提議點燃烽煙,傳召疊州兵馬前來增援。但問題是,席君買先前已經拿他手令把疊州兵馬基本上都調去岷州了,現在疊州留守的兵馬也沒多少,這個時候有那八千羌人在疊州境內,貿然調兵前來,反有可能在路上被攔截襲擊。

    況且,秦瑯料定,羌人應當很快就會撤走,就算調兵來援,也來不及了。

    狹路相逢勇者勝,眼下軍心士氣尚可,也只能拼一把了。

    讓他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受傷的拓跋狼從眼皮底下離開,秦瑯做不到,雖然理智告訴他,不當求一時一地之得失,要謀劃長遠,但他就是咽不下那口氣。

    那座數丈高的人頭京觀,深深的刺激著秦瑯,而羌河到現在都還被尸體堵塞著。

    這個仇必報,而且等不了。

    夜風呼嘯,天更冷了。

    梁建方披甲過來,“衛公也睡不著?”

    “嗯,雖然很困,卻又睡不著,上來吹吹風。”

    “聽這風聲,似乎要下雪了。”

    北方嗚咽,天已入冬。

    梁建方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說的你就直說!”

    “兩日后夜襲土城,感覺沒太大把握,雖然整編人馬,也有數千,可臨時拼湊起來,只怕沒有默契配合,難以號令,萬一,我是說萬一的話,那我們這一去,可就回不來了。”

    “你怕了?”秦瑯笑問。

    梁建方挺直了胸膛,“我怕個鳥,我只是覺得,五星堡得有人留守,衛公當坐鎮留守,有你在堡中,弟兄們就算萬一失敗,也還有個退路。”

    “你是怕我被拓跋羌生擒活捉?”

    梁建方正色道,“這次行動很冒險,還請衛公坐鎮留守。”

    ······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張超登上鐘鼓碉樓樓頂,氣喘吁吁。

    “游騎急報,土城內似有異動。”

    “異動?”秦瑯神色一變,“不好,拓跋赤辭這是要跑。”

    梁建方轉頭望向土城方向,也就二里地,居高臨下,若是在白天能將城內動靜看的一清二楚,可現在是黑夜,今夜又風大。

    土城里漆黑一片,也聽不到什么聲音傳來。

    “拓跋老賊要跑,也當是白天跑吧,而且土城內沒有燈火,不像啊。”

    秦瑯卻已經轉身往下走,“沒有燈火,聽不到動靜就對了,這越發說明拓跋老賊想要趁夜逃跑,趕緊傳令下去,準備戰斗。”

    “絕不能放走了拓跋老賊!”

    等秦瑯沿梯而下,剛下塔樓,便又見到一名親軍來稟報,游騎兵靠近偵察,確實發現漆黑的土城中,有不少嘈雜聲。

    “報,有一支羌騎悄悄出城了。”

    “所有騎兵上馬!”秦瑯呼叫。

    聽說拓跋羌要跑,要塞里當值的、休息的,全都迅速集結,一個個紅著眼。

    梁建方再次要求由秦瑯坐鎮城堡,他率軍出擊。

    秦瑯擺手,“別急,保持安靜,先讓羌人跑一會,然后我們再攔腰截斷他,讓他們進退不得。”

    太急的話,羌人肯定會轉身退回土城,倒不如先將計就將,等他們出了土城,再殺將出去。

    秦瑯騎上馬,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場戰爭,來的突然,但他不會錯過。

    重新檢查一遍武器。

    親軍衛隊忠誠的護衛周圍。

    一支支游騎放了出去,暗中盯緊羌人的動向。

    靜靜的等待,無比的煎熬。

    不知過了許久,游騎兵終于回來報告,拓跋羌人已經全部撤離土城,正悄然向西逃跑。

    “張超,你帶一個營步兵,立即入駐土城,我給你的命令只有一個,守好土城,不要讓羌人退入土城,斷其歸路,不管外面戰況如何,你都不要管。”

    張超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點頭應下,領命而去。

    “梁軍使,你統帶剩下步兵,跟隨我統帶的騎兵后面出城,我負責率騎兵沖殺截斷羌人,你帶步兵跟上包圍絞殺。”

    “衛公,讓我帶輕騎吧。”

    “聽我將令!”

    “是。”

    城門打開,吊橋升起,秦瑯一馬當先,策馬沖出。

    城中騎兵多馬卻少,秦瑯只拼湊出八百輕騎,后面梁建方帶著五千人馬緊隨其后,他們有邊軍、府兵、鄉兵、蕃兵,有些人以前是騎兵,有些人是長矛手,有些是弓手,此刻,全都奮力邁開兩條腿,緊隨其后。

    羌人在偷偷的逃,沒有舉火把,摸黑前進,行進的并不快。

    秦瑯也沒舉火,借著那點依稀的星光追擊。

    所有人都憋著一股火。

    雖然許多士兵只扣著頂鐵盔,連件甲都沒有,有些士兵只提了把橫刀,連面盾也沒。

    八千人把原本五百人的裝備勻來勻去,連武器庫的裝備都全搬出來了,才勉強能夠人手一件武器,可眾人卻戰意高昂。

    戰斗就在漆黑的夜里突然爆發。

    秦瑯率一千輕騎追上羌人,斜刺里殺出,一通兇猛的沖殺后,把羌人攔腰斬斷,然后秦瑯調個頭,又往前沖。

    輕騎左沖右殺,在羌人逃跑的隊伍里進進出出。

    拓跋赤辭急著逃跑,趁夜撤退,不敢舉火,不敢有大動靜,一萬多人馬拉成了一條長蛇。

    突遇襲擊,首尾難顧。

    一頓混亂的廝殺過后,羌人終于舉起火來,既然偷跑不了,那就戰吧。

    拓跋赤辭在黑夜里派親兵傳令,試圖把拉成長蛇的隊伍聚攏起來。

    梁建方帶著五千人馬跑步趕到,二話不說,提著橫刀長矛就砍殺起來,許多原岷州兵更是人狠話不多,不要命的拼殺,只為一雪前恥。

    戰斗很快就從突襲轉變為全面混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難分開。

    拓跋赤辭也發現,自己的命令根本傳達不下去,完全就是大亂斗了。

    “往土城撤!”

    眼看羌人居然被唐人殺的節節后退,拓跋赤辭也慌了,只能下達最后一道命令,也不管到底能不能傳達執行。

    向土城后撤,期望能夠退入土城,重整部伍。

    早知如此,還不如等天亮后光明正大的撤退,還能更有防備,現在這樣,反而是被唐軍殺了個措手不及,首尾難顧。

    “我有一萬多人馬,秦瑯連那些敗兵俘虜在一起,也不過數千,就算我們被突襲了,也是我眾敵寡。”拓跋赤辭如此安慰自己。

    他叫來拓跋思頭和拓跋細干二人,此二自連接兵敗后,已經被赤辭剝奪了統兵之權,一直隨在他身邊。

    現在,拓跋赤辭將自己身邊的親衛拔出一千交給二人,他讓二人去遏制唐騎,穩住隊伍。

    思頭和細干領命而去,率軍往回殺,但一回頭,卻發現赤辭居然毫不猶豫的已經帶著前鋒繼續往西跑了。

    赤辭居然就這樣逃了,臨走還讓他們兩個殿后掩護。

    思頭咬牙,細干皺眉。

    黑夜里。

    秦瑯率著親軍衛隊騎兵,猛的殺了過來。

    拓跋思頭一眼就認出為首之人正是秦瑯,細干也看到了。兩人心中有一瞬間,升起過要沖殺過去生擒秦瑯然后逆轉戰局,獲得勝利的念頭。

    可下一瞬間,當看到秦瑯帶著他的騎兵一路所向披縻,沿途羌人紛紛避亂奔逃后,他們都明白,大勢已去了。

    再一想到積石山下的拓跋部營地,都正在被秦瓊橫掃時,兩人心中升起一股悲傷。

    再扭頭望向另一邊,拓跋赤辭已經將他們遠遠拋棄,逃循于黑暗之中不見蹤影了。

    “我要向衛國公請降了,你呢?”拓跋思頭望向細干,眼神里帶有戒備。

    “一起吧。”拓跋細干一聲長嘆,這位曾經是拓跋赤辭的心腹大將,從赤辭的衛隊長做起,但現在他只感覺到赤辭的拋棄和無情。

    “好,一起!”

    秦瑯率兵沖殺。

    前方一支騎兵攔住去路,看裝備很精銳,人馬也難得保持著整齊。

    突然,那隊伍前頭舉起了白旗。

    然后火把下,看到兩員羌將,帶領眾羌下馬,一齊跪伏在地,高呼請降。

    秦瑯勒住戰馬,豹子頭帶著慣性一直沖到了羌人面前,人立而起,連連嘶叫。

    “拓跋思頭,拓跋細干,向衛國公乞降!”

    “我等愿降!”

    秦瑯掃過二將,“你們就是在松州城下被我擊敗過的那二人?”

    “正是我等。”

    “拓跋赤辭呢?”

    “帶著千騎,往西逃了。”

    秦瑯有些意外,拓跋赤辭這么干脆果決?這仗打的正酣,居然直接棄軍而逃?

    不過當秦瑯回頭望去,卻發現身后的萬余羌人,早已經被唐軍沖殺的狼奔鼠突,四處逃竄了。

    “本都督接受你們的投降。”

    天未亮,戰事便結束了。

    拓跋赤辭棄軍逃跑,拓跋細干和拓跋思頭這兩員大將的陣前投降,讓其它本就已經崩潰的羌人再無斗志,紛紛投降。

    秦瑯原以為會是一場血戰,誰料到只打了不到半個時辰,便結束了。
亚美am8 - 亚美am8首页优惠永远多一点亚美am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