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小說網 > 重生暖婚:薄少的掌心嬌寵 > 第389章 怎么可能是男孩?不是女孩嗎?

第389章 怎么可能是男孩?不是女孩嗎?

作者:七月十一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經典小說網 www.37dol.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晚晚,深呼吸,你不要緊張,我就在這里陪著你,你一定不會有事的,你和寶貝都會平安,爸媽奶奶他們在門外等著你回家。”

    薄西琛的黑眸直直的盯著她,眼底的緊張不難忽視。

    “老公,我相信你。”

    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情,因為他,漸漸平緩下來。

    可宮鎖帶來劇痛讓遲沐晚下一秒臉色就變了。

    她的手下意識的抓緊薄西琛的手腕。

    修剪整齊的指甲依舊在男人的手腕上留下了痕跡。

    “晚晚,深呼吸就不痛了。”

    “老公,好痛。”

    遲沐晚在產床上躺了兩個小時,一頭黑發已經濕透。

    薄西琛蹙著眉頭站在一旁,臉色一片蒼白,只能握住她的手,幫她擦擦汗。

    每疼一次,薄西琛的心便揪起來一次。

    而遲沐晚因為疼痛,臉色也一片蒼白,加上昨晚沒怎么睡,整個人憔悴得厲害。

    薄西琛看著她一次一次痛得直咬唇,臉色愈發的陰沉。

    “就沒有什么減輕痛苦的方法嗎?已經兩個小時了,你們到底是怎么拿到醫生執照的。”

    薄西琛已經忍無可忍了,轉頭望著坐在一旁的醫生,怒道。

    他見不得遲沐晚痛,雖然一開始就了解過,生產時的痛,可沒想到痛這么久。

    痛起來沒完沒了了。

    他真的慌。

    一旁的助產醫生也不敢多說什么,傳聞薄總寵媳婦兒出了名,今天一看,傳言一點也不假。

    生孩子,哪有不痛的。

    雖然她是醫生,也不能讓這個過程省了呀。

    醫生無奈,卻還是給遲沐晚檢查了一下,笑著安慰遲沐晚:“薄少夫人,我已經摸到孩子頭了,很快就出來了。”

    “薄總,你給薄少夫人喂點巧克力和飲料,可以補充體力。”

    薄西琛連忙給遲沐晚喂吃的。

    吃完后。

    一陣痛感再次襲來。

    “薄少夫人,痛得時候深吸一口氣,呼氣的時候用力,不痛就不要用力,已經看到孩子頭了,咱們再加把勁,加油。”

    遲沐晚跟著醫生教給她的法子,吸氣呼氣。

    “薄少夫人,加油,慢慢來,不要著急。”

    薄西琛緊緊的抓著她的手,“老婆,咱們加油,等孩子出生了,我給你盛大的婚禮,咱們再去旅游,你想去哪里,我帶你去哪里,你想要什么,我都答應你,好不好。”

    遲沐晚很想回答他,可實在是太他么的痛了。

    她現在心里只有一個想法。

    孩子,你快點出來吧。

    遲沐晚跟著醫生一次一次的用力,整個人疲憊不堪。

    “晚晚,加油。”

    遲沐晚頂著劇痛,再一次用力,一瞬間,感覺整個人都輕松了。

    醫生抱起嬰兒,拍了下他的屁股,哭聲傳來。

    薄西琛卻一直盯著遲沐晚:“快看我老婆。”

    醫生連忙開口:“一切正常。”

    遲沐晚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側眸看向一旁的男人。

    薄西琛也正好看著她,“晚晚,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沒。”

    他的聲音帶著顫抖,神色緊張的望著她,上前在遲沐晚的額頭上落下一吻:“老婆,你真棒,謝謝你。”

    “薄總,薄少夫人,恭喜你,是6.6兩的個男孩。”護士抱著嬰兒高興的說。

    說著,還將小男孩那個帶把兒的展示給兩人看一眼。

    然后孩子被助產的護士戴上了遲沐晚的名字,被抱走清洗。

    而一旁的薄西琛整個人都懵了。

    片刻后。

    他才開口:“什么,男孩兒?”

    遲沐晚看著男人呆滯的模樣,眉頭微蹙。

    “薄西琛。”

    薄西琛恍若未聞一般,保持著站在一旁的姿勢。

    “怎么可能是男孩?不是女孩嗎?”

    護士聽完他的話,正在清洗的動作驀地一頓,“薄總,真的是男孩。”

    說完,已經將嬰兒清洗干凈,推著小床車推到遲沐晚的身邊。

    推車里的小嬰兒雖然穿著衣服,可的的確確是帶著把兒的。

    薄西琛瞥了嬰兒一眼,眉頭蹙得更深了。

    突然間,察覺到一抹灼熱的視線,對上遲沐晚有些錯愕的眼神,似是反應過來,語調淡緩:“兒子也很好。”

    遲沐晚眉心微蹙。

    這表情,哪里是很好?分明是嫌棄。

    薄西琛不是沒察覺到小女人的眼神,放開遲沐晚的手,踱步走到推車面前,盯著小嬰兒一字一頓道:“長得皺巴巴的,怎么這么丑。”

    遲沐晚:“……”

    她已經無語了。

    這狗男人有毒?剛出生的小孩還沒長開,本就皺巴巴的模樣。

    遲沐晚對著薄西琛翻了個白眼,側頭看向一旁推車里的兒子。

    小家伙小小的一團,渾身泛紅,一雙眼睛有些沒長開,眼角竟然呈現個三角形,小眼睛正四處轉。

    其實,是真的有那么一丟丟的丑。

    只是,薄西琛說出來就不對了。

    “老婆,他這眼睛怎么長這樣,咱倆眼睛挺大的呀。”

    遲沐晚瞪了他一眼,“剛出生的小孩還沒長開,你覺得這不是你兒子?嫌棄?”

    薄西琛聽出小女人的不高興,立馬開口:“怎么可能,我倆這顏值,怎么可能會丑?”

    “呵呵……”

    遲沐晚不想搭理某人了。

    她看向一旁的兒子,眸底浮現出母愛般的流光。

    “好可愛啊。”

    小家伙正雙手舉著投降的姿勢,小嘴一撅一撅的,特萌。

    這就是她懷了近十個月,她和薄西琛的兒子。

    想想就覺得心底高興。

    薄西琛站在一旁,居高臨下的望著兒子,皺了皺眉。

    哪里可愛。

    可他嘴上不會說實話:“嗯,我兒子,當然可愛。”

    偏偏他這表情,這神態根本就不覺得可愛。

    那敷衍的態度讓人無法忽視。

    “薄西琛,你不覺得你這話說出來都沒可信度嗎?你這表情這語氣,這么嫌棄,當我看不出來?”

    薄西琛一愣,側眸看向小女人委屈的眼神,薄唇微抿,“我哪有,之前我說喜歡女兒,是怕你覺得我重男輕女,我都說了,你生的,我都喜歡。”

    “你忘了,我一開始說想要兒子的,這樣以后我們父子寵你。”

    遲沐晚又“呵呵”了一聲,“是嗎?你睜眼說瞎話的本事,越來越厲害哦,我怎么記得家里……”
亚美am8 - 亚美am8首页优惠永远多一点亚美am8